SoWAs

Art News

蝸廬美術館

2020.5.11

持田總章インタビュー

持田總章簡介
持田総章 (Sosyo Mochida)1934年生
  出生於日本東京, 畫家、 版畫家, 大阪藝術大学名誉教授。 以大阪為中心開展藝術活動, 作品融入平面繪畫、 立體造型及藝術照片等豐富元素, 表現形式廣泛, 風格多樣。 在版畫創作方面, 他追求以“前無古人”方式呈現作品。 近幾年, 又發表了在毛氈上施以“焼印”的作品。 1960年至2000年初任教于大阪芸術大学(原浪速藝術大学), 為該校版画專業課程的設立作出了突出貢獻。 1983年起開始在版画組群「版画8」中出品作品。 此外,還在関西地區極具代表性的現代美術組展「Ge展」上出品;如今依舊活躍于京阪神地區, 是為戦後大阪版画藝術作出了卓越貢獻的美術家。


「我覺得吉原治良也沒這麼厲害,我不想加入具體派。」
「在半個世紀的藝術潮流中穿梭,他始終堅持「人類的存在」這一主題;在轟轟烈烈開展的具體派邊緣遊走,他並不盲目迎合,是有著反叛精神的自由創作者;戰爭使得他始終思考人類存在的意義,他是具有人文關懷的戰後現代藝術家。」

 


 持田總章先生在接受採訪。

 編者按語:
  具體派是日本戰後最早出現的前衛美術團體,是1954年由吉原治良為中心在關西地區為主要據點開始的美術運動。具體派的目的是反叛傳統藝術,創作日本獨有的原創前衛先鋒藝術。歷史記住了激進的具體派,但這並不代表彼時再無傑出的其他藝術家。蝸廬藝術空間這次請到了同樣以日本關西地區為中心展開藝術活動的持田總章先生。持田總章是1934年出生於日本東京的戰後現代藝術家,同時也是大阪藝術大學名譽教授。受超現實主義的影響,作品運用大膽的造型和強烈的色調,創作手法融入平面、立體造型及攝影等豐富元素,表現形式廣泛,風格多樣。在版畫創作方面,他追求以「前無古人」的方式呈現作品,不斷嘗試表現各種各樣的創新,近年還創作了不少在毛氈上切割,鑲嵌,燒印的作品。持田總章先生和具體派領導人吉原治良曾經同屬大阪藝術大學的版畫研究室,然而持田先生卻並不想要加入具體派。藝術家作品的獨創性是怎麼樣的呢?藝術家創作作品的背後又有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LOCATION 2006  
毛氈・焼印
(白)円直徑 180 cm  (灰)卷物 1.2×10 m

【飛機能實現夢想,也能摧毀夢想,是人的選擇。】
  蝸廬藝術空間:在老師的作品裡運用了各種各樣的表現手法呢,但是「飛機」的形象最深入人心。「飛機」這個元素是什麼時候開始使用的呢?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持田先生:飛機是三十年前開始做的吧。如果要問為什麼會使用飛機的話,飛機是人類搬運夢想,實現夢想的工具。在和平的年代,飛機是實現夢想的工具;在戰爭年代,飛機又是摧毀夢想的工具。飛機是人類發明出來的,但是用來決定怎樣使用飛機的也是人。並不是說我喜歡飛機才創作出了這麼多飛機的作品,而是想要反思人和物的存在的關係,也是一個政治性的問題:戰爭和和平都是人類的選擇,我們對於本是為了便利人類而發明的工具要負起責任。我想,如果有人能看到我的作品,對於我們人類的存在有了一些反思的話是最開心了的。另外,在飛機作為主要創作元素的時代之前,我還運用過椅子,勺子,木瓶,鞋子等等元素,也是以思考人類的存在為出發點而創作的。


 


LOCATION
毛氈・焼印・鉛筆
162×162 cm

 


LOCATION 1997
毛氈・焼印
180×180 cm


【你的位置在哪裡?你的立場是什麼?】
  蝸廬藝術空間:我注意到以「location」為名的作品數量有特別多,「location」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在世間人的肉身的存在,以及思想和靈魂在精神世界的存在?老師您能說說這個名字的由來嗎?
 
  持田先生:你說的也沒錯,「location」有兩個含義,一是具象意義上的人存在的位置;二是抽象意義上的人的視角。椅子是人發明的用來坐的工具,以負概念象徵了人的存在。地球本來是沒有人的,椅子的出現也是人存在的證明。另外,我想利用飛機,椅子等等這個元素,拋出這樣的問題:「面對世界的不同聲音,你的立場是什麼?你賴以生存的信仰是什麼?你的選擇是什麼?」。這是一個宏大的主題,包括了人和社會,人和自然的各種問題。我將「location」作為我的主題。這種思考方式我稱之為「設題」。就是自己設立主題或者問題。決定主題的都是人類自身是吧,每被設立一個主題就會少一個主題。就拿西洋美術史來說,基督教不談,基督教是將各種基督教故事繪製成畫來當作藝術,印象派之後的藝術也都是自己決定主題的。我一直有自己決定創作主題的重要性的意識,學習超現實主義的少年時期就想要做自己,從那個時候開始就一直有這個意識。「自己設立的主題」可以說是不會輕易改變的,可能在漫長的歷史中會重複相似的問題,但是一生中可以說是在研究同一個問題,所以「location」其實是包含了好幾個關於人類的問題。



LOCATION 1981
油畫・半立体・描画
1939×1121 mm

 

【人類的紛爭使我堅定「人的存在」這一創作主題】
  蝸廬藝術空間:我認為,在作品中反映時代非常重要。老師在各個時代的作品的創作過程中,作品有什麼變化嗎?
 
  持田先生:很少把時代的痕跡抹去的作品吧。人類的意識,價值觀在人類自我意識完善之時就形成了,是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創作的主題的,所以想著做同一個設題也挺好的。時代的痕跡是肯定有的,但是我不認為不反映時代就做不了作品。我從以前就認為,創作是將此刻「存在」的自己具體化。二戰對日本的影響很深遠,尤其是東京。那時候吃的東西也沒有,走在路上看到可以吃的東西就會撿起來吃,住的地方也超乎你的想像。那個時候強烈的感受到了求生的慾望,對於「人的存在」有了很深的思考,因此我總覺得一定要通過作品來表達「人的存在」。因此可以說每個時代我的作品主題幾乎都是這個,主題沒有變,但是用來表達「存在」所使用的元素不一樣。根據不同元素可以分成「飛機時代」,「勺子時代」,「鞋子時代」,「木瓶時代」,「椅子時代」等等。



 LOCATION 1985
鐵・玻璃櫃・古鞋
45×45×160cm

 【自然是先與人存在,人類別太傲慢】
  蝸廬藝術空間:您剛才提到的作為人存在的象徵的鞋子,勺子,飛機,椅子都非常容易理解,但是木瓶這一系列作品有些與眾不同,瓶子本來是人用來喝水的,但做成木頭以後缺失了實用性,這種矛盾很有意思。能說說這件作品嗎?

  持田先生:你說的很對,瓶子本來是用來喝水的,木頭做的水瓶給人一種荒誕感和矛盾感。製作這個作品的木頭是來源於人類遺棄的建築廢材。人類為了自己的利益將有生命的木頭切割組合成自己生活的房子,家具。木頭縱然被人類遺棄了,它還是活著的,還是會呼吸的。這個作品包含了一種警告。地球原本擁有完整的生態鏈,樹是先與人類存在的,但人類傲慢的隨意揮霍資源,蔑視自然的現象使得我創作了這件作品,想要引起一種人和資源,人和自然的一種反思。



 LOCATION 空気 2004
H:30 cm


 【雖然我和具體派互相有影響,但我不想加入具體派。】

  蝸廬藝術空間:關於以具體美術為中心的日本戰後美術,老師是怎麼想的?
 
  持田先生:「具體派」是歷史長河中短暫的一枚流星,有一些我很有同感的部分。對於老舊的東西,如果不是絕對反抗的話就推翻不了,從這點看,我雖然不加入具體派的運動,但並沒有否定它。我去巴黎的時候也是這樣,那裡有各種創作抽象表現主義藝術的藝術家,我對他們生活方式非常有同感,但是事實上我認為要推陳出新必須要建立在溫故知新的前提下,並不能完全否定過去。如果不好好追溯源頭,研究歷史,就沒辦法誕生新的東西。吉原治良曾有一段時期和我是同在大阪藝術大學版畫研究室的,我的朋友元永定正也是具體派中的一員,因此我和具體派的成員之間互相有影響,但是我並不想要加入。



與具體派重要成員元永定正先生(左)(1970年)

蝸廬藝術空間:為什麼不想要加入呢?

  持田先生:在有很強勢的指導者的團體我反而不想要加入,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我覺得吉原治良也沒有這麼厲害,這是一點。還有就是我學習的超現實主義已經內化系統成了自己的思想體系,所以覺得自己的創作理念和表現方式和具體派不同。超現實主義是有種幻想性的,頭腦的工作比較多,但是具體派運用身體去創作的部分比較多,比如白髮一雄。這樣需要身體去作為主要創作的一部分的藝術,我覺得可能適應不了。再一個之前提到過的,我認為創新不能完全否定歷史。我在版畫創作中一直在找尋前無古人的創作手法,以往的銅版畫都是用細線來描畫,我採用的是完全不使用細線,而是在畫布上用燒印或者圖層切割疊加的方式來直接創作作品。這是一種基於過去的創新,而不是將這一切全部推翻。



LOCATION 2000
複合媒材・描画
90×90 cm

 【我的藝術就是存在】
蝸廬藝術空間:對於您來說,藝術是什麼呢?
  持田先生:最簡單來說,就是人生,就是「存在」。通過藝術這種語言能看到人的思想,能透過沒有生命的作品來感受到作品背後的藝術家,從而反思更多的人和事。當然也正是因為我活著,我才能創造藝術,這也是我存在的象徵。不同的藝術不就是不同的人存在的各種形態嗎?「存在」這種說法當然不是準確的說法,但至今對於我來說,說我的藝術就是「存在」也不為過。我通過我的作品,把我的思想寄託在作品中來向世間傳達信息,這是我的藝術觀。


歷屆展覽(中文)

1980仿製品的光景展・國立國際美術館(大阪)

 1981當代藝術的領跑者展・Navio美術館(大阪)

1984當代現實主義・埼玉縣立近代美術館(埼玉)

1986持田総章展・明尼亞波利斯美術設計大学(明尼蘇達州/美國)

1990藝術的相互作用展・傳送中心(普瓦捷/法國)

1999鋼琴+異空間・鳳凰禮堂(大阪)

2004持田総章展・大阪藝術大学(大阪)

2010形狀的力量・大阪市近代美術館準備室(大阪)

2013收藏展・國立國際美術館(大阪)

2015持田総章展・首爾市立美術館(首爾/韓國)

2016持田総章展・畫廊H.O.T(大阪)

2017大阪版畫百景・江之子島文化藝術創造中心(大阪)

2018 Ge展 西宮City市民畫廊(兵庫縣)

2019持田総章展 畫廊 楓(大阪)   

(英文)

1980 Simulated Images in Contemporary Art・The National Museum of Art(Osaka)

1981 Top Runners of Modern Art・Navio Museum(Osaka)

1984 Realism Now・Museum of Modern Art.Saitama(Saitama) 

1986 Exhibition・Minneapol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U.S.A)

1990 Exhibition Art interactifs Poitier・Poitier Teleport Center(FRANCE)

1999 PIANO+UNUSUAL SPACE・Phoenix(Osaka) 

2004 Exhibition・Osaka University of Art(Osaka) 

2010 Power of Form・Osaka City Museum of Modern Art(Osaka) 

2013 Collections exhibition・The National Museum of Art(Osaka) 

2015 Exhibition・Seoul Museum of Art Gyeonghuigung Gallery(KOREA) 

2016 Exhibition・Gallery H.O.T(Osaka)

2017 Osaka Graphism・Enokojima Culture and Art Creation Center (Osaka)

2018 Exhibition Ge・Nishinomiya City Shimin Gallery ( Hyogo )

2019 Exhibition? Gallery Maple(Osaka)